层层转包、培训缺位、低价竞争……风电运维乱象丛生

  但制造业的过往经验一次又一次例证:一个新兴行业从稚嫩走向成熟,其代价往往是乱象丛生。

  不久前,河南通许风电场迎来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在40度的炎炎夏日,金风大学老师金扬和武淑钧攀上125米的风机,开始拍摄风电整机维护教程。

  金风大学成立于八年前。最初,这所大学承担着为中国第一大风机商——金风科技(002202.SZ)培养运维人才的使命。

  彼时,风电行业质量安全事故频发,风机商不得不加大对运维的投资力度。经过八年发展,金风科技已建立起一支超过2300人的运维队伍。

  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的这一创举颇有前瞻性。

  不论是陆上风电,还是海上风电,平价压力下风机采购成本不断压缩,驱使风机商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运维成为各路风电玩家逐鹿的新战场。

  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风力机械分会发布的《中国风电后市场发展报告2018》显示,到2018年底,并网五周年以上的风电机组,突破7500万千瓦,占总规模的41%。

  这为运维市场创造巨大空间。开发商、整机商和第三方都盯上了这块利润丰厚的蛋糕。据「角马能源」不完全统计,目前,具备风电运维能力的公司已有一百余家。

  但风电平价时代即将到来,正待狂欢的风电运维市场不得不尽力下降成本,以应对行业新巨变。

  而在激烈竞争中,种种乱象正在上演。

  运维乱象

  丛生乱象中,代价甚至是鲜活的生命。

  4月12日下午,甘肃民勤周家井风电场中一声巨响打破平静,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发生。

  一台85米高的风机轰然倒塌,四个年轻生命从相当于30层楼房的高度高速坠落,当场身亡,其余两人也身受重伤。

  三个月后,国家能源局通报这起事故。武威市人民政府批复的《武威市民勤县红砂岗“4·12”风机坍塌事故调查报告》显示,这起惨案系由运维人员操作严重违规所致。

  除了周家井悲剧,各类风电事故正呈上升趋势。一份由业内机构统计的《风电40起事故案例》显示,因运维不当导致的事故约占13起,占比32.5%。

  “许多风电事故是因为运维人员操作不当而引发的。在降成本的驱动下,最后出现在运维现场的工作人员很多都是没有经过专门培训的民工,他们一方面缺乏专业的运维知识,另一方面,对现场的危险点不敏感。”中广核新能源运维事业部副总经理董礼在接受「角马能源」采访时说。

  这些事故背后,反映出基层运维人员缺乏系统培训。

  事故发生四天前,周家井风电场四名殒命的运维工作人员刚与天津万德莱斯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入职,后者还未来得及安排必要的岗前安全培训。

  周家井风电场地处风力资源丰富的“三北”地区。六年前,甘肃省曾斥资近80亿元,在此建设百万千瓦风电基地。但这座孤立在沙漠戈壁之中的风电场长期陷入人员流动之困。

  事实上,中国早年的风电场大多建在偏远的“三北”地区。恶劣的环境和高强度的工作,难以吸引成熟的运维人员长期驻守。人员不断更替,无疑加重专业技能培训的负担。

  此外,运维公司还不得不直面另一层困境。

  今年以来,随着一系列新政出台,风电行业进入平价上网的最后过渡期。5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首次调低海上风电电价。同时,明确自2021年起,陆上风电将全面实现平价上网。

  早年,风电行业曾因价格战导致质量问题频发。如今,平价上网时代即将拉开帷幕,风电全产业链承受降价压力,业界对质量问题的担忧随之加重。

  根据Wood Mackenzie电力与可再生能源事业部的最新研究《风电场运维的数字化技术》,全球陆上风电运维成本将于2019年达到近150亿美元。其中,57%(85亿美元)源于因部件故障而产生的非计划性维修成本。

  这项研究显示,每年每台风机的非计划性维修成本可达到3万美元,主要是维修和备件成本。但备件提前准备过多,又会增加库存成本,加剧现金流压力。

  “降低运维成本的关键,首先在于风电机组的可靠性。这需要投入技术研发经费,并采用更可靠的零部件。但这一块和平价时代降成本相互矛盾。”华北电力大学可再生能源学院教授刘永前告诉「角马能源」。

  他指出,风电行业后续的发展,要在这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提高质量的同时降低风机的运维成本。

  重重困境之中,部分公司对智能运维寄予厚望。

  但业内人士反映,现阶段,采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技术的风机乃至后期运维平台,并没有达到理想中的降本效果。机器人成本高企,且尚不能完全取代人工,成本不降反升。

  由于技术不成熟,中国风电运维依然停留在“治病”阶段,其通过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算法带来的“预防”式维护,短期内并不能完全实现。

  风电运维江湖风云再起,这个百亿级细分市场释放出的丰厚利润与棘手难题相伴而生。

  不过,刘永前对智能运维的应用前景满怀希望,他正期待着风电机组诊断技术突破的曙光。

  但制造业的过往经验一次又一次例证:一个新兴行业从稚嫩走向成熟,其代价往往是乱象丛生。

  爆发前夜

  尽管如此,上百家公司仍在等待着风电运维市场的爆发。

  几天前,金风科技官方微信发表一篇题为《转型中的金风科技:在运维服务的商机变化中探索》的文章。

  文章提出,以往被认为是“打包免费送”、“低附加值”的风电服务,未来将会成为整机商的盈利重点和竞争态势的分水岭。

  仅仅三个月前,金风科技宣布与巴西风电运营商Energimp签署一份为期十年的运维管理服务协议,为后者旗下270MW风力发电厂提供运维服务。

  在海外市场的激烈竞争中,风电大佬武钢试图发力风机运维,以实现收益率的最大化。

  截至2018年底,金风科技后市场服务业务在手订单金额为人民币4.89亿,国内外后市场服务业务在运项目容量接近7GW。

  武钢在风电运维领域布局已久。早在21年前该公司成立之初,这位致力于风机国产化的业界大佬就已经意识到培养运维团队的重要性。

  2005年,国家发改委出台“风电设备国产化率70%以上”的政策,风电行业进入井喷期。

  但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导致风机脱网、安全事故等频频发生,加上越来越多的风机退出质保期。到2011年,业内普遍预测,风电运维市场即将迎来爆发。

  当年,金风科技成立金风大学。两年后,该公司又在中国海上风电第一大省江苏挂牌成立金风大学海上风电培训中心。

  金风科技彼时最为强劲的竞争对手华锐风电也不甘示弱。这家曾经的中国第一大风机商一度组建起一支800余人的专业化运维服务团队,并拥有9000余台陆地、海上和潮间带风电机组的运维服务经验。

  尽管后来华锐风电深陷危机,但其运维业务依然平稳发展。2016年,该公司成立专门的运维子公司锐源风能技术有限公司。

  正当整机商们大张旗鼓地征战运维市场时,另一支新兴力量也悄然崛起。

  金风大学成立当年,李精家的北京优利康达科技有限公司默默度过八周年纪念日。

  以优利康达为代表的第三方运维公司机制灵活,可迅速跟踪业内最新风电科技成果,因而受到业界青睐。2016年,优利康达一跃而成为第一家以风电运维为主营业务的新三板公司。

  然而,业界翘首以盼的运维市场大爆发并未如期而至。

  开发商逐渐在与整机商的博弈中占据上风,后者不得不将质保期从2年延长至5年。运维市场的崛起也被迫推延。

  但博弈惊醒开发商。此后,龙源电力、大唐、华能、中广核等开发商加大对风电运维的投资力度,试图在行业爆发前夜提前卡位。

  三年前,中广核首艘海上风电运维船——“广核1号”在江苏扬州长江码头下水,成为国内为数不多拥有专业运维船的开发商之一。

  此前一年,该公司所在的广东,被国家能源局划为海上风电四个重点发展省份之一。

  中广核旗下新能源学院专门开设风电运维相关专业。如今,中广核已经拥有一支超过3000人的专业运维团队。

  为数众多的第三方运维企业,不得不在开发商与整机商的围剿下夹缝求生。除优利康达等头部公司外,去年,大多数第三方运维企业经营惨淡。

  如今,运维市场再度受到热捧。但这个爆发于平价时代前夜的市场,未来发展之路荆棘丛生。

关键词: 区块链, 风电

主办单位: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  网站运营:北京中电创智科技有限公司    国网信通亿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销售热线:400-007-1585
项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传真:010-58689040 投稿邮箱:yaoguisheng@chinapower.com.cn
《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140522号 京ICP备14013100号 京公安备11010602010147号

层层转包、培训缺位、低价竞争……风电运维乱象丛生

作者:罗玲艳  发布时间:2019-08-14   来源:角马能源

  但制造业的过往经验一次又一次例证:一个新兴行业从稚嫩走向成熟,其代价往往是乱象丛生。

  不久前,河南通许风电场迎来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在40度的炎炎夏日,金风大学老师金扬和武淑钧攀上125米的风机,开始拍摄风电整机维护教程。

  金风大学成立于八年前。最初,这所大学承担着为中国第一大风机商——金风科技(002202.SZ)培养运维人才的使命。

  彼时,风电行业质量安全事故频发,风机商不得不加大对运维的投资力度。经过八年发展,金风科技已建立起一支超过2300人的运维队伍。

  金风科技董事长武钢的这一创举颇有前瞻性。

  不论是陆上风电,还是海上风电,平价压力下风机采购成本不断压缩,驱使风机商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运维成为各路风电玩家逐鹿的新战场。

  中国农业机械工业协会风力机械分会发布的《中国风电后市场发展报告2018》显示,到2018年底,并网五周年以上的风电机组,突破7500万千瓦,占总规模的41%。

  这为运维市场创造巨大空间。开发商、整机商和第三方都盯上了这块利润丰厚的蛋糕。据「角马能源」不完全统计,目前,具备风电运维能力的公司已有一百余家。

  但风电平价时代即将到来,正待狂欢的风电运维市场不得不尽力下降成本,以应对行业新巨变。

  而在激烈竞争中,种种乱象正在上演。

  运维乱象

  丛生乱象中,代价甚至是鲜活的生命。

  4月12日下午,甘肃民勤周家井风电场中一声巨响打破平静,一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发生。

  一台85米高的风机轰然倒塌,四个年轻生命从相当于30层楼房的高度高速坠落,当场身亡,其余两人也身受重伤。

  三个月后,国家能源局通报这起事故。武威市人民政府批复的《武威市民勤县红砂岗“4·12”风机坍塌事故调查报告》显示,这起惨案系由运维人员操作严重违规所致。

  除了周家井悲剧,各类风电事故正呈上升趋势。一份由业内机构统计的《风电40起事故案例》显示,因运维不当导致的事故约占13起,占比32.5%。

  “许多风电事故是因为运维人员操作不当而引发的。在降成本的驱动下,最后出现在运维现场的工作人员很多都是没有经过专门培训的民工,他们一方面缺乏专业的运维知识,另一方面,对现场的危险点不敏感。”中广核新能源运维事业部副总经理董礼在接受「角马能源」采访时说。

  这些事故背后,反映出基层运维人员缺乏系统培训。

  事故发生四天前,周家井风电场四名殒命的运维工作人员刚与天津万德莱斯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入职,后者还未来得及安排必要的岗前安全培训。

  周家井风电场地处风力资源丰富的“三北”地区。六年前,甘肃省曾斥资近80亿元,在此建设百万千瓦风电基地。但这座孤立在沙漠戈壁之中的风电场长期陷入人员流动之困。

  事实上,中国早年的风电场大多建在偏远的“三北”地区。恶劣的环境和高强度的工作,难以吸引成熟的运维人员长期驻守。人员不断更替,无疑加重专业技能培训的负担。

  此外,运维公司还不得不直面另一层困境。

  今年以来,随着一系列新政出台,风电行业进入平价上网的最后过渡期。5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首次调低海上风电电价。同时,明确自2021年起,陆上风电将全面实现平价上网。

  早年,风电行业曾因价格战导致质量问题频发。如今,平价上网时代即将拉开帷幕,风电全产业链承受降价压力,业界对质量问题的担忧随之加重。

  根据Wood Mackenzie电力与可再生能源事业部的最新研究《风电场运维的数字化技术》,全球陆上风电运维成本将于2019年达到近150亿美元。其中,57%(85亿美元)源于因部件故障而产生的非计划性维修成本。

  这项研究显示,每年每台风机的非计划性维修成本可达到3万美元,主要是维修和备件成本。但备件提前准备过多,又会增加库存成本,加剧现金流压力。

  “降低运维成本的关键,首先在于风电机组的可靠性。这需要投入技术研发经费,并采用更可靠的零部件。但这一块和平价时代降成本相互矛盾。”华北电力大学可再生能源学院教授刘永前告诉「角马能源」。

  他指出,风电行业后续的发展,要在这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提高质量的同时降低风机的运维成本。

  重重困境之中,部分公司对智能运维寄予厚望。

  但业内人士反映,现阶段,采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技术的风机乃至后期运维平台,并没有达到理想中的降本效果。机器人成本高企,且尚不能完全取代人工,成本不降反升。

  由于技术不成熟,中国风电运维依然停留在“治病”阶段,其通过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算法带来的“预防”式维护,短期内并不能完全实现。

  风电运维江湖风云再起,这个百亿级细分市场释放出的丰厚利润与棘手难题相伴而生。

  不过,刘永前对智能运维的应用前景满怀希望,他正期待着风电机组诊断技术突破的曙光。

  但制造业的过往经验一次又一次例证:一个新兴行业从稚嫩走向成熟,其代价往往是乱象丛生。

  爆发前夜

  尽管如此,上百家公司仍在等待着风电运维市场的爆发。

  几天前,金风科技官方微信发表一篇题为《转型中的金风科技:在运维服务的商机变化中探索》的文章。

  文章提出,以往被认为是“打包免费送”、“低附加值”的风电服务,未来将会成为整机商的盈利重点和竞争态势的分水岭。

  仅仅三个月前,金风科技宣布与巴西风电运营商Energimp签署一份为期十年的运维管理服务协议,为后者旗下270MW风力发电厂提供运维服务。

  在海外市场的激烈竞争中,风电大佬武钢试图发力风机运维,以实现收益率的最大化。

  截至2018年底,金风科技后市场服务业务在手订单金额为人民币4.89亿,国内外后市场服务业务在运项目容量接近7GW。

  武钢在风电运维领域布局已久。早在21年前该公司成立之初,这位致力于风机国产化的业界大佬就已经意识到培养运维团队的重要性。

  2005年,国家发改委出台“风电设备国产化率70%以上”的政策,风电行业进入井喷期。

  但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导致风机脱网、安全事故等频频发生,加上越来越多的风机退出质保期。到2011年,业内普遍预测,风电运维市场即将迎来爆发。

  当年,金风科技成立金风大学。两年后,该公司又在中国海上风电第一大省江苏挂牌成立金风大学海上风电培训中心。

  金风科技彼时最为强劲的竞争对手华锐风电也不甘示弱。这家曾经的中国第一大风机商一度组建起一支800余人的专业化运维服务团队,并拥有9000余台陆地、海上和潮间带风电机组的运维服务经验。

  尽管后来华锐风电深陷危机,但其运维业务依然平稳发展。2016年,该公司成立专门的运维子公司锐源风能技术有限公司。

  正当整机商们大张旗鼓地征战运维市场时,另一支新兴力量也悄然崛起。

  金风大学成立当年,李精家的北京优利康达科技有限公司默默度过八周年纪念日。

  以优利康达为代表的第三方运维公司机制灵活,可迅速跟踪业内最新风电科技成果,因而受到业界青睐。2016年,优利康达一跃而成为第一家以风电运维为主营业务的新三板公司。

  然而,业界翘首以盼的运维市场大爆发并未如期而至。

  开发商逐渐在与整机商的博弈中占据上风,后者不得不将质保期从2年延长至5年。运维市场的崛起也被迫推延。

  但博弈惊醒开发商。此后,龙源电力、大唐、华能、中广核等开发商加大对风电运维的投资力度,试图在行业爆发前夜提前卡位。

  三年前,中广核首艘海上风电运维船——“广核1号”在江苏扬州长江码头下水,成为国内为数不多拥有专业运维船的开发商之一。

  此前一年,该公司所在的广东,被国家能源局划为海上风电四个重点发展省份之一。

  中广核旗下新能源学院专门开设风电运维相关专业。如今,中广核已经拥有一支超过3000人的专业运维团队。

  为数众多的第三方运维企业,不得不在开发商与整机商的围剿下夹缝求生。除优利康达等头部公司外,去年,大多数第三方运维企业经营惨淡。

  如今,运维市场再度受到热捧。但这个爆发于平价时代前夜的市场,未来发展之路荆棘丛生。

      关键词:电力, 风电


稿件媒体合作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3737

广告项目咨询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63415404

投诉监管

  • 我们竭诚为您服务!
  • 电话:010-58689065
2019国产伦理电视剧,家庭伦理黄色小说,伦理片快,日本伦理爱情片